?
您的位置:首頁?????古典武俠?????
【黃金牢籠】(1-4)作者不詳

作者不詳 字數:1564

【美麗艾琳王妃,我們又見面了,我對你迷人的身體可以仰慕已久,晚上希 望你好好表現】。高盧國王毫無掩飾淫邪的看著艾琳王妃,她美麗豐滿的身體, 妖嬈的臉龐,高聳雪白的碩乳,筆直修長的美腿,紫色華貴的宮廷禮服包裹著她 美麗的嬌軀。艾琳王妃覺得高盧大帝粗糙手已經在自己身上游走,隨時要把自己 扒光然后強奸,雖然從自己被俘那一刻就有這個覺悟,戰爭中的女人,特別是美 麗的女人,一旦被俘,死也是一種奢望,她們的尸體有時候都會被奸尸甚至吃掉!

【??!陛下,你!】只見王妃滿臉羞憤之色看著大帝的雙手在她的雪峰上肆 無忌憚的搓揉著?!景 客蹂鷳K叫一聲,滿臉痛苦之色,雪白的乳球被大帝狠狠 的擰了一下。今天維爾王國已經匍匐在他的腳下,自己的丈夫,維爾國王的頭顱 已經被他親手砍下并且懸掛在城門外,他現在就是維爾的王,維爾的一切都屬于 他,沒有任何人可以反抗,包括自己,今天以后,他可以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隨 意蹂躪自己,迫使自己從最端莊的王后變成最淫蕩地女人。甚至采用各種正常非 正常地方式來蹂躪自己,而自己只能默默的忍受,因為她根本沒有反抗地機會。

【艾琳王妃的奶子真是夠味啊,不愧是夜玫瑰,果然有本錢,來人帶王妃去 本陛下為王妃專門準備籠子里?!看蟮鄯愿赖?。

【籠子?】艾琳王妃想著,默默的跟著侍衛走著,她知道作為一名戰敗國的 美麗女性的命運,想繼續活著就必須付出代價,她現在唯一還有的代價就是這具 美麗的身體。

【到了,王妃?!渴绦l說道?!具@是一個有黃金打造的籠子,是您以后居住 生活的地方,陛下說他希望您會喜歡。這是陛下送你的禮物?!渴绦l拿出一個項 圈,鍍金的,上面寫著【母狗一號夜玫瑰艾琳】請王后沐浴更衣,晚上陛下可能 會需要您侍寢。艾琳王妃看著巨大地黃金牢籠,在正中間擺著一張很大的床,床 的四周有很多金屬手銬等工具,她知道這些會給自己帶來很多額外的痛苦,但是 她沒有任何反抗的辦法,看了一會兒,低下頭小聲說:【知道了】。

邊上的宮女說道:【那么我們侍候娘你洗澡吧?!?

女官叫人準備熱水,服侍艾琳王妃更衣,這是她們經常做地事情,都已經習 以為常了。過了一會兒,宮女們抬來熱水,倒滿了洗澡盆,將布簾放了下來,將 浴室遮蓋起來,碎花瓣在灑在水面上。然后在熱水中倒入香精,隨手將熱水攪動, 好讓香精均勻地散開。

熱氣騰騰,香氣彌漫,艾琳王妃站在浴盆旁邊,默默的出了一會兒神,也不 知道在想些什么,俏麗的臉上居然浮蕩起一層怪異地紅暈來。直到宮女替她寬衣 解帶,她才慢慢地恢復了正常。她地身材本來就非常的高挑,這時候故意挺直了 身軀,越發顯得艷麗動人。

艾琳王妃今天穿了一條紫色的貴婦晚禮服,把一對豐滿高聳地雪峰繃得緊緊, 露出潔白地雙臂和香肩,成熟女人高貴豐滿地胴體那玲瓏浮凸、結實優美地起伏 線條完全的顯現出來,裙子用細細的腰帶從背后輕輕系住,前面兩幅裙襟相互重 迭蓋住一部份,這樣可使玉腿若隱若現。裙擺地邊緣輟了一圈垂穗,增添了裙子 飄逸地感覺,讓人看起來有一種飄然欲去地感覺。

宮女彎下腰來,將艾琳王妃地裙子慢慢地往上掀起,讓艾琳王妃脫了銀白色 的高跟鞋,在裙子被掀起的時候。艾琳王妃那修長豐潤的兩腿漸漸裸露出來。脫 掉了高跟鞋以后,順手除掉襪子,美麗地艾琳王妃潔勻稱光潔的雙腿就完全地在 展現在宮女面前,肌膚是那么地潔白而有光澤,線條細致而優美,猶如象牙雕就 一般,這是令男人瘋狂地玉腿!

宮女站在王妃地背后,解開宮裙地帶子,順手輕輕地將宮裙褪了下來,艾琳 王妃地身軀就基本裸露了。潔白地肌膚在熱氣騰騰的煙幕中,顯得格外地細滑嬌 嫩,艾琳王妃地抹胸是暗紅色地,在燈光地映照下,將肌膚映襯得好像蒙上一層 淡淡地紅暈,就如同美麗少女洞房花燭之夜的嬌羞。

一圈一圈地細心地將包裹著酥胸地真絲抹胸慢慢地解開,艾琳王妃高挺地胸 脯就徹底地裸露在空氣中了,盡管已經是將近40歲的女人,但是艾琳王妃地胸 脯。

卻要比身邊的宮女地胸脯還要更加的豐滿,絲毫沒有下墜地感覺。猩紅地兩 顆瑪瑙在燈光中顯得格外地引人注目。沒有了抹胸地束縛,艾琳王妃情不自禁地 舒展了一下自己地胸脯,讓那種愜意地感覺慢慢地滲透自己的全身。

在宮女地示意下,艾琳王妃靜靜的躺在浴盆旁邊地安樂椅上,讓宮女慢慢地 將自己身上地最后衣物全部解除。當身上一絲不掛地時候,她感覺到有一絲絲地 羞澀,也有一絲絲地輕松。她在內心里默默的感嘆,如果人生在這個世界上,時 間可以永恒地定格在現在,那應該是多么美好地事情。

艾琳王妃地身體太美了,那凝脂般地玉體,晶瑩細膩,曲線玲瓏,簡直就是 一尊活生生地維納斯女神,胸前地一對乳峰豐滿而堅挺。乳蒂是挺翹地粉紅色雨 點,小腹左右各有一小團脂肪,使她地曲線更呈浮突和圓滑。兩條修長地大腿, 像是兩塊雕刻得很完善地白玉一般,毫無半點瑕疵。兩腿地中間,也就是那個三 角型的禁園上。像是一座小山,上面長滿了密密地芳草,只是這些芳草非常地柔 嫩,仿佛靜靜地等待著男人地采摘。

面對著巨大地玻璃鏡子,艾琳王妃默默的出神,內心那一絲絲的寂寞和悲戚 有悄悄的浮上心頭。她從鏡子里面可以清晰的看到,自己地身體現在還是這樣地 美麗,還是這樣地誘人,這樣地充滿生命力,那曾經養育了一個孩子的地方。還 是那樣地豐滿,那樣地嬌嫩,只要有生命種子地進入,她還可以養育更多地生命, 她的身體,她地技巧,她地百依百順,依然可以讓每一個男人都屈服她地面前。

就算讓自己和高盧大帝那些年輕妃子進行競爭,她也相信自己不會處于下風 地。

當晚深夜,高盧大帝果然來了,可能是在慶功會上喝了點酒,高盧大帝顯得 格外地興奮。滿面紅光,眼睛閃亮地好像凌晨地啟明星。當然,這種興奮在艾琳 王妃看來,也就是獸性大發地預兆,這樣地男人,肯定會給她帶來更多地痛苦。

她今天晚上地命運也許要更加地糟糕?!竟?,大美人,你果然在等寡人, 等不急了吧?!看蟮垡Φ?。

【是的,陛下,您的妃子艾琳在乞求您的寵幸?!堪胀蹂鷭擅牡膶Υ蟮蹝?著媚眼,她剛補過妝,本來的嬌艷的臉蛋更加迷人了,雪白的乳溝在大帝面前完 全綻放,精心整理過的衣裙,高雅而端莊,紫色絲襪包裹的美腿現出這位美貌貴 婦的風騷。其實像這些長期生活在宮廷里的女人很明白,她們是勝利者的玩物, 她們的存在需要衣服勝利者,所謂的堅貞在她們看來和死亡相差不大,她還年輕 還不想死,所以她今晚必須要把高盧大帝伺候好,讓這個自己的殺夫仇人舍不得 殺自己?!疚乙钪?,我要迷住大帝,只有這樣我才能繼續過著人上人的生活】

艾琳王妃對自己說道,她必須賭一把。

【很好,聽說艾琳王妃已經40歲了還是青春永駐啊,美麗風騷不減當年啊, 希望今晚你在床上也好好的表現,不然你知道后果?!看蟮凵悦缘目粗@個戰 利品淫笑的威脅道。

【陛下,我向您保證,我會讓陛下得到最大的快樂?!堪胀蹂B忙媚笑道。

高盧大帝很不客氣地一把將艾琳王妃拉在自己地懷里,粗糙的大手肆無忌憚 地將深入她暗紅色抹胸里面。去撫弄豐滿堅挺地乳房。在他懷中艾琳王妃呻吟著 不斷地掙扎。低聲囈語【不要,不要,陛下,您輕點】,雙手已被抓住,自己裙 子地領口,突然被大帝左右用力一分,隨著艾琳王妃地一聲驚叫,雪白地乳溝清 晰可見。頓時讓男人地欲望更加地強烈。

【不要這樣  】艾琳王妃呻吟著說道,她用力地想將高盧大帝推開,可是 自己碩乳已經落入了男人地魔掌,在大帝的掌中變幻成各種形狀,那個男人在后 面緊緊摟住她豐滿地嬌軀,雙手伸進紫色長裙里,隔著薄薄地抹胸握住她兩只豐 滿柔軟地乳房肆無忌憚地揉搓起來,艾琳王妃身子一陣顫抖,幾乎無法站穩。此 時地她大腦一片空白,乳房被揉捏得生疼,卻不敢抵抗,只有痛苦地扭動著嬌軀。

高盧大帝看著艾琳王妃嬌艷迷人的騷樣心頭一陣火起?!景?!】艾琳慘叫一 聲,高盧大帝粗暴的抓起她的秀發,直接把她扔到床上?!举v貨,我要好好讓你 爽爽!如果你晚上不能讓我滿意,我就把你扔進軍營去做營妓,讓那些臭烘烘的 大兵來滿足你!?!看蟮垡呀涬p目充血的看著床上鮮艷美貌的艾琳。

【陛下,艾琳會很乖的,艾琳一定會讓陛下滿意的?!堪漳樕巷@出一絲惶 恐之色,但是立刻消失又恢復原來嬌媚,討好的看著大帝,兩個雪白的乳球在緊 身的宮廷服中不安分抖動著。她好像受虐地羔羊,怯生生地橫亙在大床之上。艾 琳王妃仰面躺在床中間,好像等待受刑地羔羊,低聲哭泣著。眼睜睜地看著自己 就要遭受凌辱。卻沒有絲毫解救的辦法。她一絲不掛地銀白色地胴體。在燈光地 映照下展現出無法描述地光芒,讓這個奢靡地夜晚多了幾分悲哀地神色。

高盧大帝看著艾琳這位大美人一副任人采摘的樣子,雙眼越來越紅,喘氣開 始變粗。艾琳知道暴風雨將會降臨。高盧大帝突然撕開她的胸衣,雙手插進艾琳 的宮廷緊身衣中不停的搓揉著她的雙乳,毫不憐惜的不停的擰扭,把她的粉紅色 蓓蕾不停的拉扯著變化形狀,王妃的臉上露出痛苦的神色,但還是對著大帝強裝 著笑臉說道【陛下,請求輕點,艾琳以后都是您的了,求你憐惜。??!】艾琳痛 苦的捂著被大帝扇過紅腫的臉龐。

艾琳王妃緊咬朱唇,不敢再哭泣,但還是羞辱地把頭扭向一邊。自己圣潔雪 白地乳房在高盧大帝地玩弄下乳頭已經慢慢地堅硬勃起,她對自己身體不由自主 地反應感到羞恥,她閉上令人癡迷地美眸,兩行清淚順著她白皙地臉頰滑落下來。

高盧大帝地喘息漸漸粗重起來,他把臉埋在艾琳王妃深深地乳溝里,含住她 地乳頭吮吸著她地乳尖,成熟女人那特有地豐潤乳房,深深刺激著高盧大帝,他 越來越粗暴地撫摸咬吸著她地豐乳,使她覺到一陣撕裂般地疼痛,但是這遠遠比 不上她心中地痛楚和悲戚。

【賤貨,性奴是不能多嘴的知道嗎?!】大帝說道?!緛?,含著?!?

【是?!堪論P著梨花帶雨的臉龐,張開嬌嫰的小嘴?!距弧烤薮蟮仃柧邘?乎塞滿了她的嘴,大帝抓著她的金黃秀美頭發用力抽動著?!景?,嗷,嗷】艾琳 發出痛苦的悶叫聲。

【太爽了,艾琳王妃年紀這么大還是那么騷啊,哦!小嘴咬的寡人真舒服啊】

大帝舒坦的說道。

【啊,嗷嗷,??!】艾琳王妃嬌美的小口被巨大地陽具塞滿了,兩只白嫩的 手只能無力的捶打著大帝,只能發出【嗯嗯,啊啊】的慘叫聲。大帝越來越興奮, 突然高盧大帝抬起她一條柔美修長地玉腿,生生搭在自己地肩上,毫無征兆的他 粗暴有力地進入了美麗的王妃地身體。王妃雙腿地肉一緊,嬌軀劇烈地顫抖了幾 下,豐滿地胸脯劇烈地晃動著,她地頭猛地向后一仰露出細長白皙地脖子,口中 則發出一聲悠長地慘叫,左右雙手死死地抓著床單。

【真緊??!】高盧大帝長出了一口氣,深深地停留在艾琳王妃地身體深處。

享受著女人被侵犯地侮辱感。他沒想到艾琳王妃地身體還是這么緊,喜出望 外地快感讓他很快開始了動作,他興奮地來挺動了起來,艾琳王妃潔白嫩滑地左 腳高高翹起擱在大帝地肩頭上。隨著大帝地動作來回地晃動,精致細嫩地右腿在 胸前痛苦地蜷曲著,豐腴地大腿緊緊貼著高聳地右乳,左邊地乳房則隨著大帝瘋 狂地動作象豆腐一樣在雪白地酥胸上顫動著。大帝粗暴地在王妃地身體里面進進 出出,好像要將王妃頂到地獄里面去,豪華舒適地大床似乎也因為大帝地粗魯動 作而變得搖晃起來  【啊,陛下,你太大了,太兇了,輕點,我求你輕點?!?

艾琳慘叫一聲后哀求道。

高盧大帝毫不理會,他喜歡這種征服的感覺,特別是把敵國最美麗最高貴女 人操爛隨意蹂躪和踐踏的感覺,這種感覺很美妙。

【陛下,不要啊,艾琳受不了了,陛下,輕點,啊,好爽??!】艾琳不停地 哀叫著,但是她不知道她的哀叫讓大帝更加興奮了?!敬蟮垭p手瘋狂的蹂躪著她 的兩個如雪如玉的碩乳?!堪?!【她的秀發被大帝抓起,俏臉被迫揚起對著鏡子, 看著自己身體被蹂躪的樣子,大帝每次沖刺進入她的身體,她的雙乳都一陣顫抖, 脖子上的黃金項圈反射出柔和的光芒,她覺得自己像條母狗努力迎合主人。

【啊】艾琳王妃雪白的玉足不停的顫抖,突然一下子繃緊了。

【賤貨,叫啊,爽不爽,本王操的你爽不爽!】大帝無恥的說道。

【爽,爽死了,陛下您輕點?!堪彰滥恐泻璧臏I水答道。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大帝才稍作停頓,抓住王妃一條渾圓豐腴地大腿用力一 擰。翻過她豐滿地嬌軀,強迫她跪趴在床上。大帝使勁扒開王妃兩片雪白豐腴地 屁股,從后面再次進入她地身體。、大帝一手抓住王妃凌亂地發髻,使她流滿淚 水地悄臉高高抬起,露出修長白嫩地脖頸,一手緊緊按住王妃地纖腰,象懶漢推 車一樣開始又一輪地侵犯。隨著大帝的前后推動,王妃地兩只豐乳也有規律地前 后晃動起來十分誘人。

王妃雪白地手指緊緊抓著床單,清秀地五官痛苦地扭曲著,纖細地雙眉緊緊 地皺在一起,豆大地汗珠劃過光滑地臉頰和淚水混在一起。她性感地朱唇微張, 隨著大帝地抽送口中發出嬰兒哭泣般地哼聲。這哼聲最后變成了連綿不斷地呻吟。

酒醉之后地大帝,很快到了強弩之末。最后猛烈地蠕動了半分鐘地時間,就 氣喘吁吁地伏在王妃地身上,將生命地種子完全送到艾琳王妃地身體里面去了。

惡魔終于結束。王妃總算松了一口氣,渾身軟綿綿地躺在那里,一動不動。

只有微弱地呼吸,還有胸膛地微微起伏,證明她還是活人。

【啪!】大帝又給了她一個耳光?!掘}貨,母狗,既然這么爽你哭什么!】。

【臣妾是幸福的淚水,陛下你好威猛?!堪瘴嬷簧冗^的臉說道。

【幸福的淚水,哈哈,來來大美人,我讓你更加幸福一點?!看蟮勐冻龇浅?淫邪而殘忍的笑容。

艾琳無法,只要在聽從大帝的吩咐下擺成母狗式跪在大帝面前,自己美麗的 菊花正對著大帝綻放,王妃突然意識到大帝想要做什么,她想反抗,但是看到大 帝威嚴的目光她不敢,她只能用屈辱的淚水求著大帝?!颈菹?,不要,不要,那 里不好玩,艾琳用前面伺候您?!?

【艾琳,你知道嗎?當我還在王子的時候就對你的美貌仰慕之極,雅歌聯盟 的三大金花,艾琳你號稱夜玫瑰,以成熟和艷麗征服無數男人的心,那時候我就 在想,總有一天,總有一天,我會讓你跪在我腳下,含著我的雞巴?!扛弑R大帝 似乎并不急于奪取艾琳王妃的后庭花,好似回憶著什么。

【陛下,現在這朵夜玫瑰已經臣服在您的胯下,只求你憐惜?!棵利惏胀?妃回轉身來,揚起雪白的粉頸,目含淚水嬌柔道,軟軟的語調中帶著說不出的惹 人憐愛。

【可惜,當年你嫁給維爾國王的時候對我這個小國王子怎會一顧,那年你才 26歲,就在參加你婚禮上我就發誓,我彼得不會永遠被你們雅歌聯盟壓在底下, 總有一天我會讓我的國家強大起來,讓你們這些藐視我的人輔助代價,到那時一 定要把你這朵夜玫瑰身上所有的洞都插遍!把你關在籠子里做寵物!所以美麗的 艾琳王妃,讓我得償所愿吧!】說完,高盧大帝大叫一聲,粗暴的把艾琳王妃的 兩片雪臀扒開,巨大地兇器,紫紅紫紅的龜頭像一根燒紅的鐵棒的一樣,直接插 進她的后庭中,沒有前戲,沒有潤滑。

【?。。。。。。。。?!】凄厲的慘叫聲在黃金籠子中不斷回蕩?!景。。。。。。。?!

陛下,?。。?!畜生!?。。。。?!【艾琳王妃用盡自己所有的力氣掙扎, 金黃色的秀發不停的搖擺,兩天修長而美艷的雙腿胡亂的蹬踢,美艷的雙乳在胸 前劇烈的亂顫,白嫩修長的手指深深的抓緊床單,這一切都顯示著王妃在承受何 等痛苦,但是對于強壯的像頭熊一樣的高盧大帝來說這只是增加的他的性趣罷了。

在王妃菊花蜜洞邊,鮮紅色的血液順著光潔的美腿最后留在床單上。這只大 黑熊把艾琳王妃一直蹂躪到第2天中午,艾琳王妃下體一片狼藉,肛門處流著鮮 血,雙眼紅腫而無神,身上還披著被撕爛的宮廷緊身衣。全身都是被蹂躪后的汗 液和精液的味道。高盧大帝正井井有味的欣賞著他的作品,手上則任意把玩著她 的美乳。

【美女,昨天你讓我很滿意,這里是你以后的家,母狗窩1號,當我需要你 時要打扮好洗干凈來等我哦?!看蟮坌χf道。

【是的,陛下?!堪胀蹂犻_哭的紅腫的眼睛,低著頭屈辱的答道。

【對了,這里有一套衣服是你以后的平時的裝扮,你在平時,或者伺候我還 有其他客人的時候需要你穿上?!看蟮壑噶讼虑艋\邊衣架上擺放的一件紫色鏤空 連體宮廷套裝,紫色的絲襪,紫色的高跟鞋?!灸闾柗Q夜玫瑰,我覺得夜色和紫 色很配,你覺得呢?】大帝說道。

【你舍得讓我陪別人睡覺,陛下您不想讓我只伺候您一人嗎?】艾琳不可置 信的問大帝。她突然明白大帝的意思是讓她做交際花,既做他的玩物又做他結交 各國權貴的工具。

【大美女,你的味道確實不錯,但是你不過是好玩的玩具罷了,在我看來沒 有價值的東西就沒必要存在,如果你不愿意我會把你送進軍妓營區慰勞我的士兵 們,那你就生不如死了!】高盧大帝很平淡說道。

艾琳王妃驚恐的看著大帝,沒想到以自己的美貌和品嘗過自己床上的滋味還 會這么狠心的把自己送出去讓別人玩弄。高盧大帝仍然笑瞇瞇的看著她,但是她 分明感覺到他的冷血?!臼?,陛下,艾琳遵從您的旨意?!客蹂璧拇鸬?。

【很好,美人,去把衣服換上吧,不過你放心,在我沒把你玩厭之前我是不 會把讓別人玩弄你的】大帝色迷迷說道。

【是,陛下?!堪沾鸬?。第二天清晨高盧大帝送來了絕育藥物,這樣一來 艾琳本來還想通過懷有大帝的骨血希望來改變命運的她來說徹底絕望了,她明白 自己在高盧大帝眼中就是一個玩具,2個月后艾琳王妃用盡自己的媚功還是沒能 拴住大帝,來自雅歌聯盟的一位高級使者成為自己的入幕之賓。

在此后的一年中,高盧大帝并沒有對周邊各國進行征伐,而是積極的改善各 國關系,特別的大國的關系,每一位高級外交使臣及各國權貴都會被大帝安排到 黃金籠中招待,每一位從黃金籠中出來的權貴都露出滿意的神色及一絲留戀。很 快大家都忘記了高盧的侵略,忘記了維爾王國。



【母狗一號,今天晚上陛下讓你伺候大草原的貴客?!孔谑釆y臺前面的女 人眉頭微皺,緩緩地嘆了一口氣,妙曼的回答道【是,艾琳會好好伺候好尊貴的 大草原使者的?!?,她慢慢的將額頭上貼著的繡花金飾一片一片的摘下來。她身 邊沒有侍女,她眉頭緊鎖,神情中帶著難以言喻的凄楚以及讓男人為之瘋狂的柔 媚。這一切都掩蓋不住她的絕世美色。

一個巨大的籠子就是她現在的居所,籠子被懸吊在半空中,籠子里設施一應 俱全,這里面所有的一切都泛著耀眼的金光,高盧大帝說他這是金屋藏嬌,而艾 琳就是他第一個收藏品,第一只金絲雀。精美的梳妝臺前鏡前,艾琳王妃看著鏡 中的自己美艷而妖嬈,滿頭青絲刻意的精心梳理光亮而精致,羞花閉月沈魚落雁 般的絕色嬌靨伴著詩韻般的婉約風姿,紫色的絲綢抹胸緊緊的包裹著兩個碩大雪 白的乳球,中間一條迷人的曲線誘惑著男人去扒開她,她全身散發著一股成熟女 性的嫵媚風情。秀眉輕掃,明眸顧盼生妍,臉上的妝比平時更艷麗迷人,鮮紅亮 麗的唇彩,讓美麗的輪廓看來更加的有立體感,高盤的發髻橫插一只翠綠的簪釵, 一個端莊艷麗的美人俏立眼前,一襲紫色低胸的細肩帶金鏤衣,將纖濃合度、凹 凸有致的曼妙曲線畢呈無遺,半露酥胸的雙峰又挺又圓,美不勝收,制工精美的 單顆美鉆在晶瑩潔白峰巒起伏的胸前,形成引人入勝的焦點,纖巧的耳垂下閃閃 發亮的鑲鉆耳墜,烘托出仙子下凡的高貴氣質,嫩白豐聳的漂亮臀部,與微微蜷 曲的圓潤玉腿,形成一道美妙動人的弧線,再完美的雕刻也無法呈現這絕世美姿 的生命躍動,腳下穿著點綴銀白色鉆石的高跟鞋,一雙骨肉勻婷的粉白玉足上十 只嬌小玲瓏的朱丹玉趾性感迷人。

在籠子的正中,有一張巨大的床,即使3- 5個人睡也一點問題都沒有那種, 床也是金子做的,在床的周圍有各種不知名的金屬器械,床的四角有金屬手銬, 在床下可以拿出金色的圓棒,棒頭里面還藏有機關,會彈射出咬人的倒鉤,床是 可以拆分,床上有機關,可以把她身體和四肢固定,即使她再痛苦再瘋狂的扭動 也會被牢牢的釘在那里,她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不停的哀求施暴者憐憫,這張床的 每一樣玩具她都親身經歷過,這里的每個器械和工具都在她身上用過。在上面她 無法忘不了這里的每一個夜晚。

她已經被關在這個籠子里面整整2年了,這兩年里她對于高盧大帝來說不過 就是一個好玩的玩具罷了,不管晚上和白天她都會被高盧大帝召喚,或者伺候他 做他發泄獸欲的工具,又或者讓她去陪他的客人或者手下的將軍,甚至作戰勇敢 的士兵睡覺,剛開始的時候她不是很習慣,雖然因為自己的國家戰敗使她成為高 盧大帝的俘虜和玩物,為了活命她出賣自己的貞潔和尊嚴,她愿意獻出自己寶貴 的身體迎合高盧大帝玩弄,但是不代表她就是一個人盡可夫的下賤女人,事實上, 她可是雅歌聯盟的王妃,從小接受著良好的貴族教育,這么多年來,在維爾王國 她享盡榮華富貴,國王對她百般呵護,朝臣男人們雖然都看見她時恨不得當場把 她推到,蹂躪她,但是還是一個個裝作道貌岸然目不斜視,自己在他們面前是那 么的高貴,這些個賤男人連表現出對自己的欲望的眼神的不敢。而現在她被俘虜 了,在高盧大帝的眼里她就是一個泄欲的工具,一個好玩的玩具,一個有用的性 奴隸罷了,戰爭讓她失去了女性所有的尊嚴,她現在感覺自己已經不是一個女人, 而是一只隨時可以讓人操翻的母狗罷了,有幾次她試著反抗,但是得到的卻都是 慘絕人寰的酷刑和折磨。她看著自己鏡中那張嬌美似妖的臉蛋,飽滿的胸脯上點 綴著艷紅的蓓蕾,白嫩的小手慢慢的下移,觸摸著自己的最私密的處,在那里她 的最珍貴的珍珠上被套上一個金環,上面刻著【母狗一號】,她永遠也忘不了這 個金環上自己付出怎么的代價。今天高盧大帝又再次召她侍寢,她穿上漂亮迷人 的紫色緊腰身連衣裙,披著華美真絲紫色披肩,窄窄細細的水蛇一樣的腰身,修 長結實的美腿,高聳而堅挺的美乳,她實在不明白高盧大帝怎么會舍得把自己的 送給別人享用。

午夜在金籠里不?;厥幹寐爧擅陌穆曇簟景?!大帝,不要,不要,啊 ~ ?。?!】黑熊一樣的高盧大帝正把王妃兩條修長美白的大腿扛在自己肩上,大 帝巨大而厚重的腰身挺動著碩長發黑發亮的長槍狠狠的操著這個騷婦,每次沖擊 艾琳總是發出凄慘哀艷的悲鳴,小腿挺動不由自主的抬高,足弓硬挺,【陛下, 你好猛,艾琳不行了,艾琳快死了?!克滥亢瑴I,兩只嬌美白嫩的小手無助的 按著下身,精致而美艷的臉在高盧大帝狂暴肉棍的沖擊下痛苦萬分,臉龐被淚水 浸的濕潤,嬌嫩的殷桃小口不停的哀求著?!景。?!大帝!】突然高盧大帝狠狠 的沖擊了一下,【??!】艾琳慘叫一聲,淫液混合著鮮血從她的下體直接噴在床 上,大帝直接把艾琳頂飛了出去。艾琳感覺全身快散架了,下體也劇痛難當,但 是還是強撐起身體強顏歡笑道?!敬笸?,您可盡興?!堪胀蹂崛岬恼f道。

【??!】高盧大帝隨手給了她一個耳光,艾琳王妃痛苦的捂著自己的紅腫半 邊臉,驚恐的看著高盧大帝。

【賤人,這么沒用,我看你還是不夠風騷啊,要不讓你再去伺候幾天大兵, 呵呵】高盧大帝殘忍的淫笑著。

【不,不要大王,艾琳知錯了,請大王繼續享用奴婢吧,艾琳會很乖得?!?

艾琳驚恐萬分的說道。她揚起鵝頸,美艷的臉蛋,豐碩的巨乳不停的顫抖著, 誘惑著高盧大帝,臉上露出恐懼之極的乞憐之色。

大概在她被俘虜的第四個月,高盧大帝安排她去伺候一位自己的親信,結果 她立刻被對方的樣貌給嚇呆了,如果說高盧大帝像一只黑熊的話,那么高盧大帝 的親信,活脫脫就是一只野豬,比高盧大帝還巨大的陰莖,有小孩手臂那么粗, 充血上面布滿了猙獰的肉疙瘩,當他大叫一聲朝自己撲來的時候自己本能的想跑 開,高盧大帝的親信高興,十分喜歡這個貓捉老鼠調調,也不停在后面追,在撕 扯過程中,艾琳自己的衣服褲襪被他撕成碎片,【嘶!嘶!??!,哈哈??!】充 滿野性獸欲和凄慘哀鳴的聲音在一個房間里交織響起,終于自己被這個野豬推到 在床上,壓在他的身下,野豬巨大的體重把她壓的快要窒息,她不停的扭動著, 反抗著,但是自己一個弱女子如何和這樣的粗魯漢子相比,兩條修長的美腿被這 只野豬往兩邊用力撐開,雪白的大腿殘忍的完全分開,暴露出迷人的肉縫,他把 她的大陰唇向兩邊拉開,艾琳的陰道立刻被最大限度的完全張開,使得陰道口成 了一個小小的圓洞,美麗的花瓣張開嘴,發出淫邪的光澤,粉紅的陰蒂驕傲的挺 立在這頭野豬的面前。一副極度猥褻的情景在上演。他殘忍的將她大腿高舉過雙 肩,艾琳王妃痛苦驚恐已極,性感的身體不停的扭動想逃離,兩條美腿也無助亂 蹬,但是這些都仿佛在增加對方的情趣,【哈哈,哈哈哈?。?!】這頭野豬掏出 自己巨大的陰莖,對準了艾琳的蜜洞,不急著插入,只是在她的洞口陰唇上劃來 劃去,享受著陰唇濕潤的粘液,兩只大手抓捏著艾琳胸前的美乳,不時故意用力 擰捏著艾琳的乳頭,讓她發出痛苦哀憐的呻吟,【將軍,不要,你放過我吧,不 要啊,不要啊?!堪湛薜睦婊◣в?,她美艷妖嬈像極了一條美女蛇,不停的扭 動祈求著壓自己身上金剛可以放過自己,【美人,我的王妃,想不到吧,我黑魯, 一個高盧的野蠻人也有機會把你操翻的一天,哈哈!】說完野豬下體用力一頂, 巨大的陰莖像一根燒火棍直接沖進艾琳的子宮,陰道兩邊溫柔的肉壁立刻把他的 陰莖緊緊的包裹住,雖然艾琳這些天她的下體被人開發過很多次,但是高盧大帝 覺得她是一個很有用的資源,所以每次用完她后都給她做精心的包養,特別是下 體,所以她的蜜穴還是分外迷人和緊湊,現在的艾琳感覺自己子宮快要被頂爆了, 巨大的痛苦讓她白嫩的小手不停的拍打著這頭野豬,修長結實的美腿無力的磴踢 著他,【啊,不要啊,畜生啊,將軍,你放過我吧。??!】艾琳聲嘶力竭的哭求 道。野豬現在的感覺簡直爽到爆了,他現在身下是曾經維爾王國最美最高貴的女 人,這個女人以前自己連接近她的機會都沒有,但是現在卻已經被自己壓在底下, 自己的肉棍在她的蜜穴中橫沖直撞,享盡她的艷福。

【艾琳,臭婊子,賤貨,啊,好爽,你叫啊,叫啊?!恳柏i興奮的叫著。

【啊,不要啊,將軍,你放過我?!堪账裏o助的哭求道。

突然野豬的舌頭想強行伸進自己的嘴里尋歡,自己躲避不過,只能婉轉相就, 艾琳不由悲從中來,自己不僅被高盧大帝玩弄,還被他送給雅歌聯盟的高層做玩 物,還要幫他慰勞他的將軍們,那是不是以后還會讓自己去慰勞他的士兵,自己 好歹也是曾經的一國王妃,也是美貌傾城,這個該死的野蠻人。艾琳怒火中燒。

突然牙齒一合,用力咬住野豬的舌頭,野豬口中突然一陣吃痛,野豬心底雪 亮,但是野豬畢竟是帶過兵的人,深知兵法要訣,突然兩只粗糙的大手在她美白 的雪乳上用力一抓,然后順勢一擰,【啊】,艾琳雙手痛苦的抱著自己被扭得淤 青的乳球,她的身體平常保養愛護的是何等嬌嫩,如何經得起這樣野蠻的摧殘? 至此,她只能徹底臣服在野豬的胯下,美目含淚,不再反抗。野豬下身連動,粗 長的陽物次次直接叩抵花心,只把個艾琳奸的得兩眼發直,全身酥麻!口出不時 發出凄婉的哀鳴,本來繃緊的蹬踢得美腿這時也頹然的歪倒兩旁,隨著野豬的直 進直出的動作而披蕩,艾琳王妃下體交合處濕濕黏黏白沫橫生,野豬盡情任性的 享用這位美人豐腴迷人的身體,志得意滿之下,一聲長嘯,聲震金籠!他將蒲扇 般大手盈盈握住艾琳雙乳,下身更是強健如雄獅猛虎,用那堪稱天下至強至悍的 陰莖,如攻城木樁一般,猛烈撞擊艾琳飽滿嬌嫩的陰戶¨  當第二天野豬心滿 意足的躺在她身邊睡去的時候,艾琳只感覺自己已經死了,只有滿是淤青的胸脯 微微的起伏尚能證明這位美人還活著,原本美艷的臉蛋被折磨的像扭曲而變形, 破損的口角和紅通通的眼睛仿佛在述說著晚上她所遭受怎樣非人的痛苦。第二天, 高盧大帝知道了她昨晚把野豬舌頭給咬了,【騷貨,你現在唯一的價值就是伺候 好你的客人,昨天你居然敢咬你客人的舌頭,你應該得到懲罰!】艾琳王妃匍匐 在地上恐懼的瑟瑟發抖,美艷妖嬈的身體像一條快要被剝皮的美女蛇一樣無助。

【這里是軍營,這個軍營里面有20位帝國的勇士,在征服維爾公國的戰役 中他們是第一批登上城墻的,所以陛下要你今天晚上伺候好這里的二十位勇士?!?

內侍扯著公鴨般的嗓子說道。

【公公,不要,求你不要,我不要伺候他們,求求你讓我再去見陛下,我求 你?!堪湛拗箴埖?,胸腔兩只白嫩的肉團隨著她的抽泣而不停的跳動。

【母狗一號,這是陛下的任務,我們做下人的只能執行,不然我們可是要殺 頭的啊?!績仁虤埲痰目粗矍斑@個美艷的女人,內侍都是被閹割過的男人,他 們沒有侵犯的女人的工具,但是并不代表他們沒有欲望,當這種欲望無處發泄的 時候,就常常表現出以折磨女人,特別是美麗而高貴的女人,特別是他們嫉恨的 對象,他們最喜歡看見這些美麗的女人在男人的胯下哀號凄慘的樣子。

【進去吧】艾琳王妃被侍衛一把推進帳篷,里面有足足二十個高大黑壯的野 蠻人,和她昨天伺候的野豬也差不多,發亮的肌肉充滿了男性爆炸力,二十張淫 邪猙獰的臉,他們的皮褲下高高聳起的帳篷,毫無掩飾的獸欲。

【好美啊,好性感啊,這他媽長的像妖精一樣啊,操死她】二十個野蠻人平 時那里見過如此美艷的女人,一個個都興奮的嗷嗷直叫。

【??!不要!??!??!放開我,不要??!】艾琳夫人兩只白嫩的手分別被兩 個野蠻人抓住,【嘶,啪啪】。一個野蠻人一把撕開了包裹她美麗身體的紫色緊 身衣裙,兩個碩大豐美的乳球半包在兩只精致的乳罩中,艾琳王妃驚恐已極, 【不要!不要,求求你放過我。不要碰我,你們這些野蠻人!】艾琳王妃語無倫 次的哭喊著。好多野蠻人已經忍受不住這樣的誘惑,奸污如此美貌高貴的女人還 是第一次,一根根巨人粗黑的陽具已經出鞘,【??!不要~ 】隨著艾琳王妃發出 一聲好聽的慘叫,一條紫色的蕾絲內褲被強行扯斷,她迷人的肉穴飽滿而嬌嫩, 高盧大帝為了她更好的服務客人對她的身體平時可是很是愛護的,不會允許奸殘 她的。這次其實私下里,高盧大帝也是為了打掉她最后的自尊,讓她知道她現在 只不過是一只母狗,她現在唯一的作用就是取悅男人,不管她要伺候的男人是多 老多丑,這是她現在唯一的價值。艾琳王妃兩條修長的美腿被兩個野蠻人分別抱 住,她現在四肢都在被一個野蠻人盡情的褻玩,她的每一寸嬌美肌膚都在誘惑著 這些野蠻人,【不要,不要,你們放過我吧!】艾琳眼睛都快哭紅了,突然她看 見一個最強壯的野蠻人正挺著巨大無比的陰莖靠近她被叉開的兩腿之間,這個野 蠻人巨大的陰莖像一根粗糙而暴力的長槍,在這個野蠻人身上她看見了無比淫邪 旺盛的獸欲,艾琳王妃瘋狂的扭動自己的柳腰,像一條美女蛇一樣的期望自己可 以成功逃出獵人的牢籠,【哈哈,這娘們真是騷啊,這腰扭得,嘖嘖,美女,你 爺爺我來了!】野蠻人殘忍的淫笑道,【?。。?!】艾琳王妃兩條美腿瘋狂的踢 蹬,銀白色的高跟鞋無助的顫抖,兩只手指甲狠狠的掐入野蠻人的的皮膚劃出一 道道血痕,但是這只能更加刺激他們的獸欲,巨大的陰莖直接把她的蜜穴完全撐 開,巨大的沖擊力讓她感覺自己子宮已經被頂穿了,下體劇痛無比,無助的眼神 圓睜得的大大的,長長地睫毛上掛滿了淚珠,嬌口張大,如同一條被甩上岸瀕死 的美人魚,美人魚在用盡自己生命最后的力量去求生,她還不想死,所以她只有 忍受這巨大的痛苦?!景?,哈哈,爽死了,騷貨,這騷貨,你叫??!】野蠻人瘋 狂的抽動著自己的武器,每一次都頂進這個美艷的女人身體最深處?!景?!不要 啊】艾琳胸前兩個美乳終于迎來了她的訪客,兩個野蠻人一人一個瘋狂的扭玩著, 美白的雪峰,堅挺而富有彈性,殷紅的蓓蕾是兩顆最好的蜜糖,是給男人最好的 獎賞,兩只粗魯、流涎、冒著難聞的馬騷味大口狠狠的咬住她的兩顆大大的蜜糖, 自己的兩顆殷桃在他們嘴里被任意吸吮扭曲玩弄甚至撕裂!

【??!,不要,你們這群畜生,你們放開我,放開我?!堪胀蹂纯喽鵁o 助的掙扎著。

【哈哈,哇,這個騷娘們操起來真太媽爽,這個肉穴是怎么長的啊?!恳粋€ 野蠻人淫笑道。

【大哥,你他媽快點啊,快操死她,小弟們都等不及啦?!坑袃蓚€排在后面 的野蠻人叫囂著。

【皮癢是不是,嗷,這娘們里面好緊,好有吸力,嗷,嗷,我操死你?!楷F 在在艾琳王妃身體上挺動的野蠻人發出舒爽之極的聲音。

【??!??!放開我,你們這群畜生,啊,啊,畜生??!】艾琳王妃兩條美腿 繼續著劇烈但是無助的蹬踢,腳上銀白色的高跟鞋在帳篷的燈光下劃出一個個雜 亂光影,金黃色的秀發已經凌亂的散開無力的披撒在床上。

【嗷唔?!客蝗灰粋€野蠻人受不了,一把掏出自己的大陽具對準艾琳王妃好 看而嬌美小口直接塞了進去,【唔,唔,啊,畜生,不要,唔?!堪胀蹂鷥芍?漂亮的眼睛圓睜,美麗的鵝頸,精致的臉蛋不停的搖動躲避,希望自己可以逃脫 這種非人的懲罰。但是很顯然,她的這種期望不過是一種妄想。

【唔?!恳宦晲烅?,野蠻人巨大的陽具已經牢牢的塞進她的嘴里,不停的抽 動,她的秀發把一把抓住,精致的臉痛苦無奈順從他的抽動,美麗的大眼睛充滿 了淚水,長長地睫毛不停的抖動是她現在唯一可以表達痛苦的方式。

【唔,啊,唔?!客蝗凰衷僖淮蚊滥繄A睜,她用盡自己最后的力氣發出無 助的嗚咽,美臀瘋狂的扭曲,白嫩的小手死命的抓緊野蠻人,指甲在他們手臂上 刻出深深的血痕。

【哇哈哈,哈哈?!恐灰娨粋€野蠻人站在她的背后,巨大的陽具在她兩片香 白美嫩的臀肉中間抽查,殷紅的鮮血從她嬌美的菊花中流出順著她兩條雪白修長 的美腿劃出一個淫靡殘忍的圖騰。那個晚上她永遠也忘不了,她不知道自己是怎 么撐過來的,可能是求生的意志吧,她不想死?!救绻忝魈爝€活著,我就原諒 你這次錯誤?!吭谧约罕贿@群野蠻人輪奸時,自己迷蒙中仿佛有看見高盧大帝對 著自己冷冰冰殘忍的說出這樣的話,而支撐自己還活著的就是這句話,冰冷卻是 自己的希望,我不想死,我不愿意死。

【哇哈哈,啊,不要,畜生,啊】這樣殘忍淫笑聲和無助的掙扎聲音一直持 續到第二天的黎明。

【艾琳母狗,你可知錯?!扛弑R大帝冷冷的看著自己,現在的她又穿上華美 的紫色宮廷禮服,妖艷而性感。

【陛下,母狗知錯了,請您饒恕?!堪盏椭约好榔G妖嬈的臉蛋,身體因 恐懼而瑟瑟發抖。

【很好,你要知道,伺候好男人是你現在唯一的價值,如果哪天你連這個也 不能做到了,那么我會把你扔進軍營讓你去每天伺候幾百個臭烘烘的大兵或者把 你剁碎了喂狗?!扛弑R大帝冷血中帶著鄙夷的說道。

【是,陛下,伺候好男人是母狗活著的唯一價值?!堪諎擅赖哪樀皬婎佉?笑道,看起來有那么凄苦和哀艷。

【起來吧,把裙子撩起來,露出你的淫穴,我這里有個禮物要送給你?!扛?盧大帝淫邪的說道。

【是陛下?!堪章恼酒饋?,當著高盧大帝和他身邊侍衛的面輕柔的解 開自己的宮裙,動作已經沒有了以前的矜持和羞澀,嬌艷的臉蛋帶著獻媚的魅惑, 她良好的素養依舊讓她看上去是那么的高貴但是已經透露出一絲淫蕩,慢慢的輕 輕地褪下自己絲質內褲,白嫩的小手分開自己最寶貴的蜜穴,嬌嫩的美穴,即使 是這段時間經常被人強暴還是那么迷人鮮嫩,一顆圓圓的陰蒂,像一顆珍珠一樣 嵌在其中。

【這是我送你的禮物?!扛弑R大帝把自己手中一個金環,環上刻著母狗一號 的字樣,【來讓我給你帶上?!扛弑R大帝淫笑道?!尽渴潜菹??!景胀蹂壑?露出一絲悲憤和絕望,但是很快就被自己迷人的媚笑所掩蓋,沒有實力的憤怒是 沒有任何意義的,她現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承受并且努力活著。

金環上有一個口子,兩邊有鋒利的齒牙,慢慢的慢慢的靠近她最美麗的珍珠。

【??!~ 】艾琳王妃美腿一陣顫抖,美艷的臉蛋上痛苦之色一閃而過,嬌嫩 的珍珠被金環貫穿,鮮血滴在冰冷的地上,沿著她的美腿滴進她的高跟鞋里,她 現在像一個玩偶,高盧大帝手中和眼里她就是一個肉玩具罷了。

現在她每天都精心的打扮著自己,在自己原本就嬌美的臉蛋上化著精致的妝, 每天和晚上伺候完男人后她都會精心呵護著自己的肌膚和蜜穴,高盧大帝讓侍衛 給她喝一種藥水,據說這種藥水可以是女人保養的更好,副作用就是這個女人可 能再也不能生育以及可能壽命有點影響,但是高盧大帝他在乎嗎?他只需要這個 女人給他提供性服務就可以了,一個女人再漂亮玩幾年也就好了。她精心呵護著 自己,晚上則在高盧大帝的安排下,她像個魅惑的妖精引誘著一個一個男人上她 的床,或者幾個男人上她的床。

【??!不要啊,高大人,你好猛,??!】艾琳的四肢被金床周圍的鐵銬固定, 身體像水蛇一樣扭動著,妖媚的誘惑著一個滿頭白發的老頭。

【小妖精,大騷貨,你這段時間表現真是越來越騷了,哈?!柯泱w白發老頭 喘著白氣說道。

【啊,將軍你好猛,啊,母狗還要,啊,將軍用力啊?!堪张吭诮鸫采?, 身后是高盧大帝手下的野豬將軍,她美白的雪臀后面連著野豬巨大的陽具,奮力 的抽動的啪啪直響。鮮紅色的血像是這個美麗女人哀傷的眼淚,順著他的美腿在 床上浸潤的一大片。

【啊,不要,你們不要啊?!咳齻€野蠻人盡情的享用著這個美麗的女人,雖 然口中說不要,但是身體還是妖嬈的擺弄著,如同午夜的幽靈神秘而妖艷。

【陛下,請你寬恕母狗吧?!堪盏哪樕下冻鰷\淺的媚笑,挺起自己碩大的 乳球,討好的看著大帝,像極了一條母狗。

高盧位于雅歌聯盟的北方,寒冷的氣候使這個地區的人們堅韌而崇尚暴力, 在這里男人的象征就是力量,高盧王國擁有全大陸最強壯的步兵還有少量的精銳 騎兵,北方氣候惡劣,但是也使在這里活下來的馬匹必須足夠強健,高盧王國從 古至今最大的劣勢一直在于人口基數太少,在之前每當雅歌聯盟看高盧王國不爽 常常出兵征討,這時候高盧王國是無論如何無法和一個聯盟向抗衡的,但是這個 王國也從沒有被征服過,蜿蜒復雜的山區是他們最好的掩體,在這里他們打出過 一場場輝煌的勝利使得雅閣聯盟無奈的望而卻步,因為教育人口的缺乏他們常常 被雅歌聯盟稱之為野蠻人,現在的高盧大帝是高盧地區第4人國王,他明白以他 目前的人口和資源,以目前高盧的國力尚不能對抗整個雅歌聯盟,他需要忍!但 是如果不主動出擊,由于高盧王國的地理位置和環境決定他無法擁有良好人口資 源和經濟,維爾公國連接高盧和雅歌聯盟第一個公國,雖然相對來說維爾王國在 雅閣聯盟內比較貧瘠的公國,但是這里至少生活著三百萬人口,而目前整個高盧 即使他鼓勵生育勵精圖治,目前也不過一百萬人口罷了,而且維爾王國還出產高 品質的金礦,所以沒有任何理由能夠阻擋他征服這里,他暗中集合自己所有北方 民族特有的騎兵突然對維爾公國發動閃電攻擊,在雅歌聯盟反應過來之前擊潰維 爾的都城,然后又卑躬屈膝的向著雅歌聯盟慟哭委屈,自己的國家是如何被維爾 公國所欺凌無奈之下才奮起反抗,而每一位雅歌聯盟公國派至高盧的外交使臣和 聯盟高官來高盧的時候,高盧大帝總是小心翼翼的招待,當這些使臣和高官想要 責問高盧大帝的時候,大帝總是把維爾的國庫的金幣像流水一樣彌補這些貴族憤 怒的心靈,又信誓旦旦的拍胸脯保證他對維爾的金礦沒有任何私心,他只是對維 爾王國發泄下高盧常年所遭受的苦難罷了,金礦都是各位貴族高官的,他這樣的 野蠻人如何可以獨自霸占,所以就和這些個貴族以股權方式開采這個金礦,而維 爾的金庫也被大帝拿出一大半打點這些大腹便便的貴族身上,晚上則安排維爾的 美貌王妃好好的伺候這些貴族,所以每一位從高盧返回的使臣和高官總是很理解 高盧大帝的【苦衷和委屈】,明白維爾帝國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原來的維爾國王自己有那么多金銀卻從不想與我們分享,自己獨自霸占那么 漂亮的王妃卻不舍得讓我們一傾芳澤,這個維爾國王真該死!這是從高盧返回的 貴族所想的。但是高盧大帝真的會滿足嗎?一個維爾罷了,金銀可以散盡,女人 可以分享,唯獨土地和人口是不能共享的,高盧大帝在這些高官使臣背對著他的 時候嘴角露出陰森的冷笑,吃我的玩我的早晚給我吐出來!  >]

?
百站百勝: 捕鱼王ll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