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首頁?????淫妻交換?????
【跟兄弟分享淫妻】【 完】

我是X,31歲了,跟老婆Y結婚2年了,Y28歲,育有一女,剛滿三周歲,在女兒一周歲的時候便由我父母帶回老家照看,我們便輕松了下來

  我們夫妻倆是在戀愛剛好滿7年的那天結婚的,算算從戀愛至今已有11年的性生活了,怎么說呢,試想一下,各位朋友們如果操了一個女人三年,估計你們就會有別的想法了,或者是感覺沒有激情了吧。

  我自以為是一個長情的男人,跟Y結婚后才有了無力,或者說無激情的感覺。然而,我沒了太大的性欲,但是年近30的Y卻還是如狼似虎的年齡。我們有時一周一次,有時一月都沒有一次了。

  Y是個在性方面很保守的女人,但是如今卻很貼心的用她并不認同的方式來滿足我,比如:說些很淫蕩的話語;任由我我把她拖拽到落地窗的陽臺做愛,那對豪乳貼著窗戶深情的嬌呼;去人少的地方車震;在KTV脫掉內衣內褲,任我摳挖。

  甚至在前年夏天,我的兄弟Z和Z嫂外出旅游,他倆拜托我們幫他們澆花,給了我他家的鑰匙(Z35,Z嫂33,比我們大一些)。

  之后我便每天拉著Y去Z家在他們的床上瘋狂做愛,墻上是Z和Z嫂大大的結婚照,而我們卻在他們平日做愛的床上瘋狂著。那段時間,我每天都要拉著Y去Z家做愛,在床上,我每次都會跟Y說“小騷貨,我給你再找個大J8操你好不好?”Y開始每次都不回答,但我感覺到每次我在這么說的時候她的淫穴都會縮緊。

  而后的幾天,Y也慢慢的有所回應,說“好,好,?。。?!快,老公,我要你找個大J8操我,讓他操死我?。?!”但事后Y又說, “你怎么那么變態,竟然想找別人操你的老婆?!蔽乙矝]有說什么,只說“調節一下氣氛嘛,你看咱倆看著Z和Z嫂的照片,在他們戰斗過的戰場上馳騁,多刺激??!”Y也覺得是很刺激,而且也感覺到我跟平日的不同,竟然每天都要做愛。

  在那些天,Z家的衛生間,浴室,客廳,沙發上,電視機前,書房,電腦桌上,餐桌上,廚房,甚至Z家的陽臺上,都成為了我們的戰場。

  再有一天Z和Z嫂就要回來了,我們也是最后一次在Z家做愛了,我們又回到了他們的床上,瘋狂過后,我和Y便相擁閑聊。當說到Z這些年在外找了小3,Z和Z嫂也因此吵了好多次,Y便狠狠的說“Z真是個壞男人,讓Z嫂傷心,小3有什么好的,好好過日子多好啊?!庇懻撻_始“Z在外面有了小3,是Z性欲太強,而跟Z嫂也由于冷淡下來滿足不了,所以才出去找尋小3,小4,小5的?!盰說,“性欲強可以用的別方法解決啊,而且不是有Z嫂在么,想的時候跟Z嫂做愛不就行了?!薄靶械故切?,但是你也知道,他倆從戀愛,結婚,至今也都有了十多年了,操了那么久了,不就膩了么?”“那他倆沒結婚的時候Z不也是在外面找過小3么?”我說“那不是Z的性欲太強嘛!”Y很不認同的哼哼了兩聲。

  隨后我倆去浴室清理身體,我用沐浴乳幫Y打著沫,雙手便不老實爬上了Y的雙乳,不停的揉搓著,肉棒頂進了Y的臀間,在沐浴乳的潤滑下,上下挺動著,Y也迷離著閉上了雙眼,左手爬上來摸著我的手,右手便伸進胯間,慢慢的揉搓著。

  我湊近Y的耳邊“明天Z就回來了,以后咱倆要是還想來做愛可就難了?!薄霸谧约杭易霾灰惨粯用??干嘛非要來這里?!”“呵呵,小騷貨不說實話啊,這些天你的表現可跟往日不同哦?!蔽艺{笑著。稍遲疑一會,Y便輕聲的說“在這確實刺激很多,Z和Z嫂每天生活的地方,這里每處都留下了我的水水,好刺激啊。特別那天在餐桌上的時候,你一邊操我,我一邊想到Z和Z嫂每天都坐在那里吃飯,感覺就像他們看著咱倆做愛一樣,好羞人??!”我聽了之后同樣感覺很刺激,Y又說“那次我來了兩次高潮呢,平常都只有一次高潮的。但那天你要是再堅持一下下,我馬上就又要到高潮了!”

  毫不遲疑,我馬上摟著Y,走向了餐桌,馬上跑回去取了一個浴巾鋪上,把Y抱上了餐桌“那我們 繼續吧,讓Z和Z嫂再看看我是怎么操你這個小騷貨的?!?br/>
  說完,我便把兩把餐椅抽出放好,并做了下請的手勢,拱拳道“Z,Z嫂請坐,你們要仔細看好我是怎么操Y這個小騷貨的??!”

  Y不敢睜開雙眼,雙頰羞紅,沒有說話。我用雙手架起躺在餐桌上Y的雙腿,把她拖至合適的位置(我身高1米85,站在地上,肉棒正好對著Y那早就泛濫成災,并混著沐浴乳的淫穴)。

  龜頭毫不受阻地擠了進去,由緩至急的抽插起來。

  “爽么?小騷貨?爽不爽,Z和Z嫂看著我在他家餐桌上操你呢?”

  “啊,啊  爽,老公,老公我愛你,快點,快點啊,差一點,差一點,快  ”

  在我逐漸變快的抽插下,Y瞪大了雙眼,雙手緊抓自己的乳房,身體微僵,陰道緊縮,就像馬上就要吹爆了的氣球一樣緊繃著,期待著那爆炸瞬間的快感。

  “吼,我不是你老公,我是Z,你老公累了去那邊休息了,讓我過來操你!操,操死你個小騷貨。告訴我,Z操的你爽不爽?”

  我得寸進尺的低吼道。待我吼完差不多兩秒,Y的瞳孔忽然放大,失神的喊了出來“爽啊,爽,Z要操死我了,啊  嗚  嗚  ”

  更加緊縮的陰道讓我知道Y到了高潮,我馬上把如鐵棒般的肉棒全根沒入那淫穴,不再抽插。

  待Y慢慢放松后,大口大口的喘息著,那陰道也一縮一縮的跳動著,淫蕩的吸允著我的肉棒。

  “老,老公,哈  你怎么,怎么能讓Z來操我呢,呢  ”Y配合著我。

  我俯下身,“來”Y默契的雙手環住我的脖子,我一挺腰,把Y抱了起來,走向臥室,隨著走動,J8微微在陰道的抽插著。

  潮紅著臉的Y眨著眼看著我,說“Z,你要干什么???”

  極盡挑逗,我竟然受不了這種刺激,加快腳步,把Y按到Z的床上狠狠的抽插起來“你說呢,小騷貨,Y,你說Z要干什么,你告訴我,Z在干什么?”

  “我不知道,啊  不知道”

  “不知道?哈哈,你看,Z的大J8在哪呢?”

  “在,在我的騷B里,啊,Z,Z在操我呢!老公,Z在插我的小騷B,Z在操我,老公,你怎么能讓Z操我呢?怎么  ”

  我更加瘋狂的抽插著,每次都深入到底,直呼其名“吼!吼!Y,我當著你老公的面,操的你爽不爽?是我的J8大還是你老公的大?我倆誰操的爽?”

  “爽??!你跟X的J8一樣大,不過你沒我老公操的爽,啊  啊  ”淫蕩的呻吟中,Y調笑著回答道。

  我聽后微微失望的停頓了一下,抽出J8,跳下了床,把Y翻轉過來,讓她跪在床邊,讓Y翹起肥臀,用龜頭在陰道口轉了一轉,慢慢塞入,那淫穴已經滴答滴答的滴在了床單上,而我并沒有深入,而是插入一半,慢慢的左右插著,Y的屁股扭著,向后靠著,想要我插入的更深。

  “怎么?我沒有你老公操你操的爽是吧?”

  Y沒有說話,不停的扭動著。

  接著,我九淺一深的抽動起來,每次深入,Y都啊的一聲歡快淫叫,但Y很倔強的沒有服輸。

  我很知道那如倔驢的Y,便開口“Y  Y!”

  “嗯?”Y回應了一聲。

  “爽不爽?”

  “嗯  ”

  我一看Y這是逐漸清醒了,不再似之前的瘋狂,便 性致缺缺的次次深入到地快速抽插,并把精液射入了那深處。

  可是心里并沒有之前射精的那種快感。

  擁著那慢慢平復急促呼吸的Y,問“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

  “你說呢?”

  “額  就是忽然覺得這樣不好?!盰紅著臉道。

  我開導道“你看,咱倆跟Z家是很好的關系,為了他們家庭的和睦,為了不讓Z出去再尋找345,你給Z操操,又滿足我的刺激感,又滿足了你自己,同時又解決了Z的性欲,這不是三全其美么?”

  Y很不接受這種說法,“我們兩家關系既然好到這種程度,如果跟Z發生了關系,會非常非常尷尬的,那樣,以后也無法面對Z嫂。而且如果讓別人知道了怎么辦啊”

  “別人知道怎么了?跟他們有毛關系!我都同意,他們誰啊,憑什么管我的事。就算他們真知道了,我都不在意,你怕什么?!?br/>
  Y看著我,“就算你不在意,那以后咱們來Z家玩,或者平常見面,我怎么面對Z?多尷尬。Z嫂萬一知道了,那不瘋了么?”

  “Z嫂知道?Z嫂知道不了的。就算Z嫂知道了,有我負責說服她。Z平常出去找女人,而且之前有一次都染病了,Z嫂又不是不知道,每次都吵,為啥不離婚算了。是因為Z嫂愛著Z,所以她只能忍受著,默認著,只要她沒發現就行了。她不計較而已。只要Z還愛著她就行了。你看,上次Z嫂發現后吵都沒跟Z哥吵呢?!?br/>
  說了些無用的話,我倆把整個房間打掃了下,但是床單上的淫液痕跡還是隱約可見,明天Z就回來了,今天也不可能洗,要不沒有說辭,也只能這樣了吧。

  之后開導很多次,Y都不能接受我的這種想法。

  但是我跟Y說,我自認為是個好男人,不會為了刺激而出去找別的女人,只能想從Y的角度出發,讓她出去感受下除了我外其他人的性,而刺激我對她的性欲,這個觀念,我知道99.9%的男人都 接受不了,但是我愛她,不想她因為我在外有了別的女人而傷心,而我的性觀念是很開放的,只要Y在感情上不背叛我,那我便可以接受Y跟其他男人發生性關系。Y問我,想不想操Z嫂,我很鄭重的告訴她,不可能,雖然Z嫂的唇讓我很喜歡,但還沒有到想要操她的程度。并告訴Y,如果真的Z嫂發現了,我會說服她,之后可以讓她跟Z嫂一起伺候那個大男人性格的Z的。Y還是接受不了那種情況發生。

  既然這樣,我決定讓Y先去感受一下其他男人給她帶來的性感受。

  她不能接受Z跟她發生性關系,那么慢慢來吧。

  我們的生活恢復到了之前的狀態,而且經常性的一個月都沒有一次。

  去年Y生日前4個月,我跟Y進行了一個很深層次的溝通,闡述了一下我們現如今的性生活狀態,她也覺得是出了問題。

  既然出了問題就要解決問題。

  我提議,在Y生日那天,我準備帶Y去女子會所感受一下潮吹的快感,當然去會所,是因為去那里一是相對安全,二是不會牽扯感情,使Y沒有太大負罪感,再者我和Y以前一起看黃片時,她對潮吹的片子特別感興趣,這是一個潛意識的表現,她想感受一下那潮吹的感覺,但無奈,小狼X并沒那個本事。

  我跟Y說,我不介意,甚至是雙手贊成,打心底贊成她能感受一次那翱翔于性的極致快感,所以要帶她去女子會所,感受那潮吹spa帶來的極致快感。

  Y在得到我肯定的回答下,決定可以接受一次瘋狂,但前提是要恢復懷孕前的身材,否則她便沒有自信,哈哈,當然我也欣然的同意了這個條件。

  時間過去三個月,這三個月里,我沒有任何督促,Y自覺少食,多運動,很快便恢復了身材。我知道,她打心底想感受一下潮吹的感覺。

  身材恢復了的Y,在之后一個月里,并沒有得到我的滋潤,算來沒有滋潤的日子已有四個月了。

  之前跟Y說過,等你被會所的技師操到潮吹后,我再來感受一下你那被別的男人操到潮吹的淫穴是個什么樣子。

  Y生日前一天晚上,我挑逗著Y,跟她說著我的幻想,對第二天的幻想,Y的下面濕的一塌糊涂,但我硬是咬緊牙根沒有插入,半夜更是到衛生間打了一發,Y也在我睡著后自慰到了高潮。

  第二天,我駕車驅往之前聯系好的會所,名字這里自然不能提,畢竟在我們的生活圈子里,有些損友還是上S8的,讓他們看到這篇文章很可能聯想到我們。

  出發前,Y很精心的打扮,甚至穿上了透明的內衣褲,畫了一個淡妝,并精挑細選了一套連衣裙。但怎么現在還緊張起來了呢?我安撫著Y,告訴她不要擔心,并教Y進入會所怎么說,要哪種服務,進入房間后就一切聽技師的就OK了。

  我之前在得到Y同意后,跟那會所聯系了好久,當然是以Y的身份,會所是不接受男人服務的。

  隨著漫長的路途,Y漸漸平復了緊張的心。

  我把Y送到了那個會所,親吻了下她微顫的雙唇,告訴她,我愛她,很鄭重其事的說:我愛你!Y緩解了心情緩步走向那個會所。

  等我在車上內心忐忑(你們知道是怎樣的忐忑么?)的度過3個多小時之后,Y雙頰泛紅,貌似很虛弱的回到了車上。

  我之后迫不及待的驅車前往附近早已定好的賓館。途中問了下Y是否潮吹,潮吹是什么感覺,爽到什么程度的問題。

  到了賓館,迫不及待的留下押金,小跑般的進入房間。

  剛進入房間,我就反鎖上房門,霸道的吻上那泛紅的雙唇,一件一件的剝落Y身上僅有的幾件衣物,狠狠的把Y扔到床上,把舌頭伸進Y的嘴里,右手下探,輕車熟路的把中指插入那早已泛濫而微松的淫穴。

  愛撫五六分鐘后,我微微顫抖的脫下僅剩的內褲,翻身上馬,長槍直入,感受到了那一緊一緊的緊繃感。

  瘋狂的抽查,咆哮的怒吼“被操的爽不爽?他操了你幾次,爽不爽?幾個人操的你?”那跟平常不一樣的淫穴給了我不尋常的刺激,一收一縮,明顯是興奮到極點的反應。不到兩分鐘,我便狂吼一聲,射入了那被別的男人馳騁過的淫穴深處。

  緊緊相擁,一股股精液噴向那淫穴深處。

  Y并沒有到達高潮,可Y好像并沒有失望的感覺。

  微微冷靜下來,我便問了Y離開我后的細節。

  接下來是Y跟我說的,其中90%是她的表述,10%是我的幻想。

  Y進了會所,在會所接待的引領下,顫顫巍巍的走至前臺,聲音微顫的告訴前臺,她要做至尊spa,而前臺很平靜的給她介紹資費,并安排了房間,由一個服務員帶至房間里。

  服務員沏了茶后便詢問Y“美女,有沒有熟識的技師”

  在得到否定的答案下,便詢問“您對技師有什么要求呢”

  Y便怯怯的把我告訴她的要求說了出來“我想要健壯,陽光一點的可以么?”

  “當然,我們會所可以滿足顧客的任何要求?!?br/>
  服務員告訴她,先去沐浴,spa時要穿的衣物在浴室門口。

  然后在Y沐浴后穿上了會所給準備的一次性內衣和浴巾,不久便傳來敲門聲。

  服務員帶著8位僅穿著緊繃內褲的陽光技師進入房間讓她挑選。

  老婆臉色羞紅的坐在床沿邊,選了一個全身肌肉發達,內褲鼓漲的帥小伙后,服務員就帶著其他7位退出房間,并帶上房門離開。

  老婆告訴我,之所以選他,是因為其他的人長的不是她喜歡的類型,要不就是因為體型太過健壯,有些讓人害怕,就這個感覺不會太過狂暴,又順心。

  那個小伙走過去反鎖了房門,回來點上了香薰,播放了一首輕音樂。

  之后鄭重的自我介紹“我姓H,您叫我小H就可以,您選擇的是至尊spa,選擇了我,我很榮幸,一定會讓您滿意,有哪里不滿意,請您提出?!?br/>
  之后小H拿出一個本子走到很是納悶的Y面前讓她閱覽,上面竟然是這周的體檢表,Y很詫異的翻了翻,發現所有指標均是正常值范圍內(體檢表上有正常值范圍),Y更加堅信這種高級會所的安全性,看了各種體檢項目,Y更是害羞,因為所有體檢項目都是跟性有關系的。

  小H讓Y趴在床上。

  Y里面穿著內衣,外面裹著浴巾,小H伸手摸了摸Y裸露在外的皮,便開始調試精油,一邊調試,一邊用很輕松,不似之前鄭重的語氣介紹著他所配置的精油,告訴Y是完全按照Y的肌膚現狀所調試最適合Y的精油,并詢問Y怎么稱呼,Y便告訴小H我早已為她準備好的說辭,“我姓L,你叫我L姐就行?!?br/>
  跟小H輕松的閑聊著,Y的心神 便慢慢放松下來。

  之后小H精油摸至掌心,兩手摩擦,熟練并輕柔的把滿是精油的雙手按在了Y的頸部,一邊聊天,一邊按摩著,小H跟Y說要解開浴巾,做背部按摩,Y也輕嗯了一聲,在享受著這無邊輕松的生活,慢慢完全放松了下來。慢慢小H的雙手移到了Y的雙臀上,時而輕柔,時而用力的按摩著Y那豐滿的臀部,Y有有了絲絲緊張,小H感覺到,告訴她,放松心情,享受生活。臀部往下,小H按到了大腿,Y又緊繃起來,因為小H的雙手不時的劃過那美麗的裂縫,帶來若有若無的刺激快感,但并沒有深入,慢慢Y就有了微微的喘息聲。

  然而沒過多久,小H的雙手又向下劃至小腿,Y緊張的肌肉又是慢慢放松下來。但心中又有如螞蟻啃咬的失望感。

  小腿按完,小H讓Y翻身平躺,Y大方的翻轉躺了下來,向上拉了拉那蓋在身上的浴巾。

  小H又是從頸部開始按摩。待雙手下移,伸進浴巾內至乳房邊緣時,忽有忽無的向雙峰位置進攻,這時,小H跟Y說,“L姐,下面是胸部按摩,這個內衣要脫下來的”

  Y嗯了一聲便閉上雙眼。

  小H輕柔的掀開浴巾扔向一邊,并撕開那紙質內衣,緊接著雙手便按在了那雙峰之上,慢慢揉搓,一會揉搓,一會緊抓,Y的乳頭都立了起來,十分鐘后才不舍的離開這雙峰。

  因為老婆Y的雙峰很豐滿,差不多D罩杯,小H還是很貪婪的享受著那柔軟觸感的。

  雙手順著腹部下移,這次小H并沒有詢問Y,直接撕開了那紙內褲,便按在了Y 的恥骨上。

  Y輕啊了一聲,便緊繃起來,恥骨揉搓了差不多兩三分鐘,小H的手才繼續下滑。

  “額  ”

  小H用手掌覆蓋了Y的淫穴,整個手掌在陰道口揉搓著,Y的雙腿微微分開,以迎接那快感的到來。

  小H慢慢的揉搓著,這時Y不時但壓抑的呻吟著,差不多十分鐘左右,Y的呻吟慢慢變大,身體不停的扭動起來。

  小H不失時宜的將食指和中指插入那早已泛濫成災的淫穴中,手指插入的瞬間,Y不受控制的顫抖著,嘶喊著。

  “啊  啊  老公  啊  ”

  小H的手指不斷抽插,摳挖著,大約差不多五六分鐘過后,小H湊近早已迷離的Y耳邊輕聲曖昧的問道,“L姐想要我用哪種方式呢?L姐可以選擇繼續這樣,或者讓我用身體的?!?br/>
  Y靠著那僅存一絲的理智說,“用手吧?!保ɡ掀女吘贡J?,雖然到這種地步,她也并不希望真的就跟別人發生關系)小H聽后微微遲疑一瞬,隨后那原本抽插的雙指飛快跳動起來,Y嘶喊著呻吟,右手不自覺伸進側躺在自己右邊小H的內褲里緊抓著那如鐵的粗長肉棍。

  “啊  呼  啊  快  快!快”

  幾分鐘后Y便到達高潮。大口大口的喘息著。

  小H的手停了下來,但并未拔出,極緩的抽插著。

  小H摟著Y,在Y的耳根耳垂處不停親吻。

  Y慢慢平息著,這時小H的魔手又慢慢抽動起來,本已差不多平息下來的Y又開始急促的嬌喘。

  大約十分鐘后,Y已拋開一切的高喊著“快,快,快用你的大J8操我,操我!操我!啊  ”

  小H這時并沒有一絲遲疑,用另外一只手退下早已緊繃的內褲,那肉棒跳躍而出,稍微反轉身體。

  小H將那肉棒置于Y的唇上,右手不停的摳挖著那淫穴,Y雙眼迷茫的張開性感雙唇,把那肉棒含入口中,上下套弄著。

  過了幾分鐘,小H抽出肉棒,身體反轉回來,抽出右手,用龜頭摩擦著那穴口,Y漸漸瘋狂起來。

  “你的雞巴真大,真大,比老公的大,快操我,快操我吧,求你!啊  ”

  小H聽到這里,微微一笑,才把那粗壯的肉棒一插到底,隨手拿過一個枕頭墊于Y的臀下,斜著向前的刺激著Y的G點,時快時慢,時深時淺,時左時右。

  大約半小時,在Y又密集的高潮了三次之后,瘋狂的抽插起來,那速度跟狗狗交配差不多少,每次龜頭都會刺激到Y陰道前端,那老公沒有重點攻擊過的一個點。

  感受著那一陣陣從沒有感受過的麻酥感,充實感,Y忽然喊道,“不?。?!不要?。?!停!停下來,!停  我受不了了,啊  我要尿尿了!啊  快點停!啊  快點  停?。?!  ”

  Y嘴里拒絕著,但雙臂并沒有放松的抱著小H。

  小H經驗老練的置之不理,仍然的瘋狂抽插著,淫液飛濺著,肉體碰撞聲不斷,Y睜大雙眼,上半身向上翹起,雙手松開,揉搓著自己的雙乳,同時一邊喊著“啊  啊  停!停啊  啊  ”

  幾秒過后,隨著Y歇斯底里的叫喊,“啊  啊  啊  老公  老公  啊  ”小H的肉棒被擠出體外,同時肉縫如尿道似的噴出一股股的清澈淫液,小H也同時騎上Y的上半身,那淫液噴的小H后背都是,混著著汗液滴了下來,滴在Y的腹部。

  同時小H的肉棒對著Y大張的嘴,右手快速擼著那如鐵的肉棒,一股濃稠的精液射在了Y的臉上,流進嘴里。

  這時小H也低沉的嘶吼著“吼  吼  爽么?爽么  吼  ”

  Y的瞳孔放大著,空洞的看著上方,呼吸停止了差不多有二十秒鐘,才如釋重負的垂下了身體,松開了抓緊雙乳的手,重重的呼吸,并不自覺的吞下了口中的濃稠精液。

  急促的呼吸聲自兩人的口中傳出。

  小H毫不遲疑地把還硬如鐵棒般的肉棍又塞入到Y的嘴里,并不用力。

  Y失神的舔舐著那肉棒,并用雙手無力的抓著它,好似怕它忽然消失了一般。

  “呼,好粗  呼  好長”

  小H這時拔出肉棒,向下又插入了那濕的不能再濕,滴著水的淫穴。小H霸道的吻上了Y的唇,肉棒慢慢抽插,緩緩加速,Y漸漸摟緊小H,指甲插入了小H的背。在Y又來了兩次高潮過后,才將肉棒拔出,又一次把依然濃稠的精液射在了Y的雙乳上面。

  Y已經沒有力氣睜開雙眼,小H起身走到Y的身邊,蜻蜓點水般的吻了下Y的雙唇。

  “L姐,您滿意么?”

  Y無力的“嗯  ”了一聲,便沒了聲音,自顧自的輕喘著。

  小H為Y輕輕的蓋上了浴巾,便悄然離去。

  大約休息了二十分鐘的Y無力的撐起自己的身體,心掛在外面等著自己的老公,雙腿顫抖的扶著墻去清洗了下身體,但淫穴并沒有清洗,然后穿上自己的衣服來到前臺,簽了字,付了款,雙眼半睜,拖著沉重的步伐,走向了等著自己的老公。

    
【完】

    
    16801字節
  [ 此帖被jyron在2015-06-20 21:20重新編輯 ]                                                                                    

       

?
百站百勝: 捕鱼王ll下载安装 万科a股票 江苏快三appios 官方腾讯分分彩开奖直播 甘肃11选5推荐号码购买 上海股票期货配资公司 上海时时乐官方 白小姐四肖必选一肖王中王 企业如何从股票融资 小额理财投资是真的吗 pc蛋蛋幸运28预测网 万科a股票 江苏快三appios 官方腾讯分分彩开奖直播 甘肃11选5推荐号码购买 上海股票期货配资公司 上海时时乐官方 白小姐四肖必选一肖王中王 企业如何从股票融资 小额理财投资是真的吗 pc蛋蛋幸运28预测网